无障碍阅读

收到国家表彰的七级职员——方昌飞

文章来源: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发布日期:2019-07-29 10:09:58
【字体: 打印

坚守“初心”,23年默默无闻甘当“老黄牛”


方昌飞.jpg


那是2000年的深秋,方昌飞默默地站在一排排没有墓碑的坟冢前,四周草木枯黄。这里是定远县仓镇镇马厂村,全国最大的新四军无名烈士墓群——王小庙无名烈士墓群,700多位战士长眠于此。

    

据村民说,当年的新四军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牺牲后由当地老百姓抬到这里掩埋。起初,每座烈士坟墓前都插有一尺长的木质碑文,上面清楚地写着姓名和部队番号。由于长期缺少专人管理,随着风吹雨打牌上的字慢慢模糊不清……

    

“他们这么年轻就为祖国献出了生命,不该被人们忘记!”老乡的话语让这个28岁的青年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他第一次意识服务军人工作的使命和责任。

    

“那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四年,主要负责革命烈士史料编纂,就是记录为党的事业英勇献身烈士的丰功伟绩,让国家和人民铭记。”7月18日,在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一楼大厅的办公室里,方昌飞说起当年情形依然心情激动,“那些无名烈士坟冢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成了我今后所有工作的动力,也让我渐成长为一名‘业务’老兵。” 


一、

     

1996年,这个刚到省民政厅革命烈士史料编纂办工作的懵懂青年,就碰上了最难啃的“骨头”。“安徽是革命老区,为党的事业英勇献身的大量烈士事迹需要挖掘。”方昌飞说,当时全省整理出来的6万多名烈士史料,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难题就是手稿电子化。

    

手稿总计200多万字,堆叠起来接近一个成年人的身高。部分材料由于编写时间较早已经发霉变质,翻阅时甚至呼吸都会困难。“当时编纂办就我一个年轻人,我想着这事我得顶上去。”事实上,除了文字录入,部分烈士事迹的补充完善工作也落到了方昌飞头上。于是,在那个交通还不发达的年份里,这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坐着大巴,深入六安、安庆、滁州、宿州等革命老区烈士遗属和老区群众家中收集事迹。

   

用了2年多时间,方昌飞将全省6万多名烈士史料扫描成数字化档案,并上传到“中华英烈网”和“安徽烈士褒扬网”。同时,还将部分烈士事迹录入《江淮英烈传》丛书并出版发行。“烈士史料编纂工作让我坚定了理想信念,2003年,通过努力,我成为中共党员。”他动情地说到“但现在想想当时工作是有遗憾的。自己录入的烈士史料只是安徽牺牲烈士中的一部分,还有大量的烈士事迹没有及时挖掘。”

    

然而,在与他共事过的领导、现任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军休处处长宋仁贵看来,当年的小伙子既“够拼”又优秀。“《江淮英烈传-改革开放篇》总计30多万字,全部都由他一个人编辑完成。”宋仁贵说,只要交办给方昌飞的事,他都能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并出色完成任务,“就像一只默默奉献的‘老黄牛’,他身上有太多闪光点了。”

    

就在方昌飞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他接到了新“任务”:以军人及其家属为主体的优抚工作。根据百度百科的词条定义,优抚工作是对服务主体实行物质照顾和精神抚慰的一项特殊社会工作,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起书面化的表达,他更喜欢用自己的语言来总结自己工作的内容:当好群众的“服务员”,做好政策的“宣传员”。在他看来,这个终身受用的工作宗旨,也陪他一点一滴地见证了整个优抚政策的变迁。


图片1.png


二、

    

如今方昌飞“转战”到了新部门,但每次路过合肥市庐阳区濉溪路99号时他仍然会忍不住多看几眼,那栋省民政厅的灰白大楼时常让他陷入关于往日的回忆:


2004年8月,《军人抚恤优待条例》颁布后,优抚工作政策法规进行了大幅度调整,职消了伤残保健金制度,连续提高抚恤补助待遇标准,将带病回乡退伍军人纳入国家保障范围等,优抚保障水平进一步提升。但同时,因国企改制潮等,一些农村和城镇无工作单位参战退役军人等到民政厅信访,强烈要求纳入优抚保障范围。

    

由于国家没有政策支持,我和同事们只能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整理诉求,并在全省摸排情况,向省委省政府和民政部汇报,提出相关建议,为国家政策出台提供参考。2007年,民政部出台了解决该类群体合理诉求的文件,我省提出的意见大都被采纳了。

    

政策出台后,国家要求各地必须在四个月时间里落实相关待遇。兑现政策需要核查大量信息档案,将人员信息录入数据库。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有晚上十点钟下过班,还经常出差到市县进行培训指导,帮助解决遇到的问题。

    

那时我刚结婚没几年,工作上做到了全情投入,但对家人和孩子是有所亏欠的。有时候我在外地出差,凌晨妻子打电话来说孩子发高烧,电话里传来他的哭声,我也会躲在宾馆的被窝里偷偷流泪。但付出总有回报,最终全省符合政策的退役军人都及时享受到了国家相关待遇。

此后,我省的优抚政策保障体系逐渐完善。2009年,根据国家政策,我省出台了优抚对象的医疗保障办法,出台了给予部分企业退休参战战士生活补助政策,2010年又出台抚恤补助经费管理、烈士祭扫、光荣牌悬挂、优抚事业单位管理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到2011年,落实了年满60周岁农村籍退役士兵待遇政策。在此期间我的工作任务虽然依然很重,但充满成就感。


工作中,我会时常想起收集烈士史料时走访的革命老区烈士遗属。革命老区的烈士遗属多,一些老年烈士子女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和生活费来源,有的甚至是孤老,且烈士子女成年后就不再享受定期抚恤待遇,他们的生活现状令人担忧。我主动向优抚处领导汇报,厅优抚处联合六安市民政局开展走访调研,形成调研报告,通过调研、会议、专题报告等形式向民政部反映我省六安革命老区烈士子女生活困难问题。

    

2012年,民政部就出台了给予部分老年烈士子女生活补助的相关文件,我省1.2万老年烈士子女纳入优抚保障范围。2013年,全国开始实施散葬烈士墓抢救保护工作,我们完成了全省4.3万座烈士墓的集中安葬,全省包括定远王小庙无名烈士陵园等烈士纪念设施得到了较好的修缮和保护。

    

也是2013年,有残疾军人向我们反映,他们无法享受社会残疾人员的就业等相关待遇。根据厅领导指派,我们通过大量走访调研,联合九个部门联合出台了《安徽省重点优抚对象享受普惠加优待的规定》。文件明确规定重点优抚对象在充分享受公民养老、医疗等普惠的社会保障基础上,再享受相应的抚恤优待,在审查优抚对象是否符合享受相应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条件时,抚恤、补助和优待金不计入个人和家庭收入。这个文件出台的意义十分重要,它彻底打通了这类群体享受社会待遇的通道,保障了他们应有的权力。民政部也要求全国各地结合实际情况推广我们制定的政策。

    

因优抚政策法规多,基层较难掌握,2017年我结合多年工作实践和资料的收集整理并编纂了《安徽省优抚工作文件汇编》和《日常优抚业务工作》等书籍资料供各地借鉴。


图片2.png


三、

    

方昌飞算了算,他提出建议、参与制定的优抚政策近30个,其中有10多个政策对提升优抚群体的待遇保障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了这些“成绩”,自己多年来只修过两次假:一次是结婚,一次是新房装修。

    

“他为工作真是任劳任怨。”与方昌飞共事六年的周加香说,她2013年刚到民政厅时,就是这名“老兵”手把手教导自己学习相关业务。“只要你有不懂的政策找他,即便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给予帮助。”她回忆说,除了帮助身边的年轻同事成长,在安徽省优抚工作群里,老方也是解读政策的“百科全书”,“所有政策他都能结合实际情况给基层工作人员解释的非常透彻。”

    

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国务院将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同时,明确了地方也将设立独立于民政部门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

    

同年4月,精通业务的方昌飞被抽调至解决退役士兵历史遗留问题工作专班。为做好安徽省“深重促”期间退役士兵信访矛盾化解和省退役士兵政策落实“百日攻坚”行动,他经常吃住在办公室。当年9月,他又被安排到安徽省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领导小组,起草了全省《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方案》、《第一阶段实施细则》等政策文件,并在全省培训会上进行政策法规讲解。


图片3.png


四、


2018年11月28日上午,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正式挂牌,方昌飞成了该厅服务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刚开始我主要负责前台接访工作。”他说,“那时真忙啊,既要在前台接访,又要处理信息采集的工作,还要处理一些优抚业务,但大家相互支持配合,新单位充满了朝气”。谈到信访工作,方昌飞自信地说“做好退役军人信访工作,首先要讲感情,要与对象产生共鸣,其次要熟悉业务,掌握政策,还要有好的服务态度,否则很难将工作做好”。


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因熟悉退役军人政策法规,注重从政策出台的背景环境等方面进行解释,容易取得对象的理解,赢得信任,有的对象指名要其接访,有的对象回去后积极向战友宣传国家政策,引导合法反映诉求。有时接访时间长,嗓子撕哑,对象主动提出让其休息一下,喝口水。   

    

去年底,在接待合肥市病故军人遗属汪庆农、张良清夫妻信访时,方昌飞了解到他们夫妇二人患有多种慢性疾病需长期治疗,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我及时向领导汇报,又协调合肥市核实情况后,对照相关政策为他们办理了定期抚恤待遇。”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年2月22日夫妻俩人竟揣着锦旗跑来厅里致谢,“我没有出面,因为为他们服务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

    

今年3月,由于工作能力强、政策了解透,方昌飞又被抽调到安徽省解决部分退役士兵社会保险问题工作专班。在专班期间,他起草了《关于解决部分退役士兵社会保险问题相关工作预案》、《流程图》等文件,并接下了信息系统培训和信息报送的活儿。

    

掌握新政策、熟悉信息系统、下基层培训……面对一个接一个的工作,这名两鬓已发白的“老兵”觉得,自己仿佛又变成了刚工作时精神抖擞的小伙,带着当年的“初心”继续向前“冲锋”。

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收到国家表彰的七级职员——方昌飞

文章来源: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发布日期:2019-07-29 10:09:58

坚守“初心”,23年默默无闻甘当“老黄牛”


方昌飞.jpg


那是2000年的深秋,方昌飞默默地站在一排排没有墓碑的坟冢前,四周草木枯黄。这里是定远县仓镇镇马厂村,全国最大的新四军无名烈士墓群——王小庙无名烈士墓群,700多位战士长眠于此。

    

据村民说,当年的新四军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牺牲后由当地老百姓抬到这里掩埋。起初,每座烈士坟墓前都插有一尺长的木质碑文,上面清楚地写着姓名和部队番号。由于长期缺少专人管理,随着风吹雨打牌上的字慢慢模糊不清……

    

“他们这么年轻就为祖国献出了生命,不该被人们忘记!”老乡的话语让这个28岁的青年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他第一次意识服务军人工作的使命和责任。

    

“那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四年,主要负责革命烈士史料编纂,就是记录为党的事业英勇献身烈士的丰功伟绩,让国家和人民铭记。”7月18日,在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一楼大厅的办公室里,方昌飞说起当年情形依然心情激动,“那些无名烈士坟冢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成了我今后所有工作的动力,也让我渐成长为一名‘业务’老兵。” 


一、

     

1996年,这个刚到省民政厅革命烈士史料编纂办工作的懵懂青年,就碰上了最难啃的“骨头”。“安徽是革命老区,为党的事业英勇献身的大量烈士事迹需要挖掘。”方昌飞说,当时全省整理出来的6万多名烈士史料,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难题就是手稿电子化。

    

手稿总计200多万字,堆叠起来接近一个成年人的身高。部分材料由于编写时间较早已经发霉变质,翻阅时甚至呼吸都会困难。“当时编纂办就我一个年轻人,我想着这事我得顶上去。”事实上,除了文字录入,部分烈士事迹的补充完善工作也落到了方昌飞头上。于是,在那个交通还不发达的年份里,这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坐着大巴,深入六安、安庆、滁州、宿州等革命老区烈士遗属和老区群众家中收集事迹。

   

用了2年多时间,方昌飞将全省6万多名烈士史料扫描成数字化档案,并上传到“中华英烈网”和“安徽烈士褒扬网”。同时,还将部分烈士事迹录入《江淮英烈传》丛书并出版发行。“烈士史料编纂工作让我坚定了理想信念,2003年,通过努力,我成为中共党员。”他动情地说到“但现在想想当时工作是有遗憾的。自己录入的烈士史料只是安徽牺牲烈士中的一部分,还有大量的烈士事迹没有及时挖掘。”

    

然而,在与他共事过的领导、现任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军休处处长宋仁贵看来,当年的小伙子既“够拼”又优秀。“《江淮英烈传-改革开放篇》总计30多万字,全部都由他一个人编辑完成。”宋仁贵说,只要交办给方昌飞的事,他都能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并出色完成任务,“就像一只默默奉献的‘老黄牛’,他身上有太多闪光点了。”

    

就在方昌飞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他接到了新“任务”:以军人及其家属为主体的优抚工作。根据百度百科的词条定义,优抚工作是对服务主体实行物质照顾和精神抚慰的一项特殊社会工作,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起书面化的表达,他更喜欢用自己的语言来总结自己工作的内容:当好群众的“服务员”,做好政策的“宣传员”。在他看来,这个终身受用的工作宗旨,也陪他一点一滴地见证了整个优抚政策的变迁。


图片1.png


二、

    

如今方昌飞“转战”到了新部门,但每次路过合肥市庐阳区濉溪路99号时他仍然会忍不住多看几眼,那栋省民政厅的灰白大楼时常让他陷入关于往日的回忆:


2004年8月,《军人抚恤优待条例》颁布后,优抚工作政策法规进行了大幅度调整,职消了伤残保健金制度,连续提高抚恤补助待遇标准,将带病回乡退伍军人纳入国家保障范围等,优抚保障水平进一步提升。但同时,因国企改制潮等,一些农村和城镇无工作单位参战退役军人等到民政厅信访,强烈要求纳入优抚保障范围。

    

由于国家没有政策支持,我和同事们只能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整理诉求,并在全省摸排情况,向省委省政府和民政部汇报,提出相关建议,为国家政策出台提供参考。2007年,民政部出台了解决该类群体合理诉求的文件,我省提出的意见大都被采纳了。

    

政策出台后,国家要求各地必须在四个月时间里落实相关待遇。兑现政策需要核查大量信息档案,将人员信息录入数据库。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有晚上十点钟下过班,还经常出差到市县进行培训指导,帮助解决遇到的问题。

    

那时我刚结婚没几年,工作上做到了全情投入,但对家人和孩子是有所亏欠的。有时候我在外地出差,凌晨妻子打电话来说孩子发高烧,电话里传来他的哭声,我也会躲在宾馆的被窝里偷偷流泪。但付出总有回报,最终全省符合政策的退役军人都及时享受到了国家相关待遇。

此后,我省的优抚政策保障体系逐渐完善。2009年,根据国家政策,我省出台了优抚对象的医疗保障办法,出台了给予部分企业退休参战战士生活补助政策,2010年又出台抚恤补助经费管理、烈士祭扫、光荣牌悬挂、优抚事业单位管理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到2011年,落实了年满60周岁农村籍退役士兵待遇政策。在此期间我的工作任务虽然依然很重,但充满成就感。


工作中,我会时常想起收集烈士史料时走访的革命老区烈士遗属。革命老区的烈士遗属多,一些老年烈士子女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和生活费来源,有的甚至是孤老,且烈士子女成年后就不再享受定期抚恤待遇,他们的生活现状令人担忧。我主动向优抚处领导汇报,厅优抚处联合六安市民政局开展走访调研,形成调研报告,通过调研、会议、专题报告等形式向民政部反映我省六安革命老区烈士子女生活困难问题。

    

2012年,民政部就出台了给予部分老年烈士子女生活补助的相关文件,我省1.2万老年烈士子女纳入优抚保障范围。2013年,全国开始实施散葬烈士墓抢救保护工作,我们完成了全省4.3万座烈士墓的集中安葬,全省包括定远王小庙无名烈士陵园等烈士纪念设施得到了较好的修缮和保护。

    

也是2013年,有残疾军人向我们反映,他们无法享受社会残疾人员的就业等相关待遇。根据厅领导指派,我们通过大量走访调研,联合九个部门联合出台了《安徽省重点优抚对象享受普惠加优待的规定》。文件明确规定重点优抚对象在充分享受公民养老、医疗等普惠的社会保障基础上,再享受相应的抚恤优待,在审查优抚对象是否符合享受相应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条件时,抚恤、补助和优待金不计入个人和家庭收入。这个文件出台的意义十分重要,它彻底打通了这类群体享受社会待遇的通道,保障了他们应有的权力。民政部也要求全国各地结合实际情况推广我们制定的政策。

    

因优抚政策法规多,基层较难掌握,2017年我结合多年工作实践和资料的收集整理并编纂了《安徽省优抚工作文件汇编》和《日常优抚业务工作》等书籍资料供各地借鉴。


图片2.png


三、

    

方昌飞算了算,他提出建议、参与制定的优抚政策近30个,其中有10多个政策对提升优抚群体的待遇保障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了这些“成绩”,自己多年来只修过两次假:一次是结婚,一次是新房装修。

    

“他为工作真是任劳任怨。”与方昌飞共事六年的周加香说,她2013年刚到民政厅时,就是这名“老兵”手把手教导自己学习相关业务。“只要你有不懂的政策找他,即便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给予帮助。”她回忆说,除了帮助身边的年轻同事成长,在安徽省优抚工作群里,老方也是解读政策的“百科全书”,“所有政策他都能结合实际情况给基层工作人员解释的非常透彻。”

    

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国务院将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同时,明确了地方也将设立独立于民政部门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

    

同年4月,精通业务的方昌飞被抽调至解决退役士兵历史遗留问题工作专班。为做好安徽省“深重促”期间退役士兵信访矛盾化解和省退役士兵政策落实“百日攻坚”行动,他经常吃住在办公室。当年9月,他又被安排到安徽省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领导小组,起草了全省《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方案》、《第一阶段实施细则》等政策文件,并在全省培训会上进行政策法规讲解。


图片3.png


四、


2018年11月28日上午,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正式挂牌,方昌飞成了该厅服务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刚开始我主要负责前台接访工作。”他说,“那时真忙啊,既要在前台接访,又要处理信息采集的工作,还要处理一些优抚业务,但大家相互支持配合,新单位充满了朝气”。谈到信访工作,方昌飞自信地说“做好退役军人信访工作,首先要讲感情,要与对象产生共鸣,其次要熟悉业务,掌握政策,还要有好的服务态度,否则很难将工作做好”。


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因熟悉退役军人政策法规,注重从政策出台的背景环境等方面进行解释,容易取得对象的理解,赢得信任,有的对象指名要其接访,有的对象回去后积极向战友宣传国家政策,引导合法反映诉求。有时接访时间长,嗓子撕哑,对象主动提出让其休息一下,喝口水。   

    

去年底,在接待合肥市病故军人遗属汪庆农、张良清夫妻信访时,方昌飞了解到他们夫妇二人患有多种慢性疾病需长期治疗,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我及时向领导汇报,又协调合肥市核实情况后,对照相关政策为他们办理了定期抚恤待遇。”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年2月22日夫妻俩人竟揣着锦旗跑来厅里致谢,“我没有出面,因为为他们服务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

    

今年3月,由于工作能力强、政策了解透,方昌飞又被抽调到安徽省解决部分退役士兵社会保险问题工作专班。在专班期间,他起草了《关于解决部分退役士兵社会保险问题相关工作预案》、《流程图》等文件,并接下了信息系统培训和信息报送的活儿。

    

掌握新政策、熟悉信息系统、下基层培训……面对一个接一个的工作,这名两鬓已发白的“老兵”觉得,自己仿佛又变成了刚工作时精神抖擞的小伙,带着当年的“初心”继续向前“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