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阅读

坐在国家领导人身旁合影的安徽老兵——王於昌

文章来源: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发布日期:2019-07-29 10:36:47
【字体: 打印

王於昌.jpg


入伍报国志,刻苦钻研,本领出众


1936年,王於昌出生于萧县张庄寨镇王柳园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旧社会他的祖辈、父辈饱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压迫和战乱之苦。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6月,就要初中毕业的王於昌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入伍,经过严格选拔,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兵。他先后在空军成都第四航空预备学校、太原第10航校等军事学校学习文化课和航空知识,接受军事技能训练和对战斗机的地面维护检修。


1959年,王於昌进入陕西省三原空军专科学校学习,学校初创,设备简陋,没有实验设备,没有模型,只有图纸和文字。王於昌加倍刻苦学习,他所学的有关导弹知识的专业课,每门的结业考试成绩都满分。


1962年5月,王於昌毕业后到二营三连工作,导弹二营三连是技术保障连,他们的任务是组装导弹,为导弹加注氧化剂、辅助燃料和冷气,中和冲洗导弹。王於昌和他的几个战友反复模拟训练。最后达到滴水不漏,无丝毫差错的程度。


在地对空导弹部队机动作战过程中,三连作为技术保障连,工作时间最长,任务最艰巨,每次参加战斗前,王於昌都作了充足的准备,在战斗中他和战友密切配合,不断改进改进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


在役苦练功,果断出击,擒敌战机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台湾当局使用的美国U-2高空侦察机,在20000多米的高空拍摄的照片,可供判读横向范围达150公里,可在任何复杂气象条件下,飞到我国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窃取情报。新诞生的共和国的战机最高升限17000米,高炮最高射程也仅10000米,对U-2真是无可奈何,只有地对空导弹才是U-2的唯一杀手。


1964年3月8月,王於昌同志所在的导弹二营奉命赶往福建漳州设伏。7月7日8时,一架U-2自台湾往北飞行从上海入陆,二营称为“北U-2”。9时,另一架U-2在广州东南出现,从广西阳江进入大陆,二营称其为“南U-2”,近11时,台湾的F-101高速歼击机也飞窜大陆。二营一个营的兵力4发导弹对付三架敌机,又是多批单架,两种机型,战情复杂。狡猾的北U-2和F-101在接近二营的时候,又掉头逃跑了。中午12时25分,南U-2在汕头、南澳以南海上绕个半孤,直飞漳州,逼近二营32公里时,指挥员命令开天线,敌机正好在荧屏中间,导弹随即发射。从开天线到发射仅3秒,敌机预警12系统此时才告警,以30度大坡度试图逃脱,但为时晚矣,被导弹击中,起火爆炸,飞行员李南屏死于舱内。漳州之战是地空导弹兵首次运用“反电子预警1号”助战成功,拉开了电子对抗的序幕。


7月8日,导弹二营召开祝捷大会,王於昌同志荣立一等功一次,提前晋升军衔,他和他所在的导弹二营受到了毛主席和国家其他领导人亲切接见并合影。


退役不褪色,淡泊名利,甘于奉献


1973年3月,王於昌复员回到家乡,被安置在萧县百货公司,昔日的特种部队的连长当了一名极普通的柜台营业员。他做人低调,从未于人面前提起过在导弹部队金戈铁马辉煌的军旅经历,毫无怨言,默默无闻、恪尽职守地做好自己的工作。1980年9月由军队复员干部改办为转业,后任百货公司人秘股长,一干就是20年。


在萧县百货公司工作的几十年间,王於昌始终把为人民服务放在第一位,几十年如一日踏踏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以新的作为和贡献,无愧于曾经穿在身上的军装,无愧于最可爱的人这个光荣称号!


尽管已经脱下军装,王於昌同志始终坚持“入伍初心不改,军人作风不变”,作为一名受党和军队教育培养多年的党员干部、革命军人,哪里有任务就要挺进哪里,哪里有困难就冲向哪里。退伍后的王於昌扎根基层岗位,用实际行动服务群众,淡泊名利,甘于奉献,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奉献一生。


1998年1月,王於昌同志退休。2009年12月省总工会经查证授予王於昌同志“省劳动模范”称号。晚年的他享受着天伦之乐的生活。


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jpg

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

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坐在国家领导人身旁合影的安徽老兵——王於昌

文章来源: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发布日期:2019-07-29 10:36:47

王於昌.jpg


入伍报国志,刻苦钻研,本领出众


1936年,王於昌出生于萧县张庄寨镇王柳园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旧社会他的祖辈、父辈饱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压迫和战乱之苦。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6月,就要初中毕业的王於昌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入伍,经过严格选拔,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兵。他先后在空军成都第四航空预备学校、太原第10航校等军事学校学习文化课和航空知识,接受军事技能训练和对战斗机的地面维护检修。


1959年,王於昌进入陕西省三原空军专科学校学习,学校初创,设备简陋,没有实验设备,没有模型,只有图纸和文字。王於昌加倍刻苦学习,他所学的有关导弹知识的专业课,每门的结业考试成绩都满分。


1962年5月,王於昌毕业后到二营三连工作,导弹二营三连是技术保障连,他们的任务是组装导弹,为导弹加注氧化剂、辅助燃料和冷气,中和冲洗导弹。王於昌和他的几个战友反复模拟训练。最后达到滴水不漏,无丝毫差错的程度。


在地对空导弹部队机动作战过程中,三连作为技术保障连,工作时间最长,任务最艰巨,每次参加战斗前,王於昌都作了充足的准备,在战斗中他和战友密切配合,不断改进改进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


在役苦练功,果断出击,擒敌战机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台湾当局使用的美国U-2高空侦察机,在20000多米的高空拍摄的照片,可供判读横向范围达150公里,可在任何复杂气象条件下,飞到我国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窃取情报。新诞生的共和国的战机最高升限17000米,高炮最高射程也仅10000米,对U-2真是无可奈何,只有地对空导弹才是U-2的唯一杀手。


1964年3月8月,王於昌同志所在的导弹二营奉命赶往福建漳州设伏。7月7日8时,一架U-2自台湾往北飞行从上海入陆,二营称为“北U-2”。9时,另一架U-2在广州东南出现,从广西阳江进入大陆,二营称其为“南U-2”,近11时,台湾的F-101高速歼击机也飞窜大陆。二营一个营的兵力4发导弹对付三架敌机,又是多批单架,两种机型,战情复杂。狡猾的北U-2和F-101在接近二营的时候,又掉头逃跑了。中午12时25分,南U-2在汕头、南澳以南海上绕个半孤,直飞漳州,逼近二营32公里时,指挥员命令开天线,敌机正好在荧屏中间,导弹随即发射。从开天线到发射仅3秒,敌机预警12系统此时才告警,以30度大坡度试图逃脱,但为时晚矣,被导弹击中,起火爆炸,飞行员李南屏死于舱内。漳州之战是地空导弹兵首次运用“反电子预警1号”助战成功,拉开了电子对抗的序幕。


7月8日,导弹二营召开祝捷大会,王於昌同志荣立一等功一次,提前晋升军衔,他和他所在的导弹二营受到了毛主席和国家其他领导人亲切接见并合影。


退役不褪色,淡泊名利,甘于奉献


1973年3月,王於昌复员回到家乡,被安置在萧县百货公司,昔日的特种部队的连长当了一名极普通的柜台营业员。他做人低调,从未于人面前提起过在导弹部队金戈铁马辉煌的军旅经历,毫无怨言,默默无闻、恪尽职守地做好自己的工作。1980年9月由军队复员干部改办为转业,后任百货公司人秘股长,一干就是20年。


在萧县百货公司工作的几十年间,王於昌始终把为人民服务放在第一位,几十年如一日踏踏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以新的作为和贡献,无愧于曾经穿在身上的军装,无愧于最可爱的人这个光荣称号!


尽管已经脱下军装,王於昌同志始终坚持“入伍初心不改,军人作风不变”,作为一名受党和军队教育培养多年的党员干部、革命军人,哪里有任务就要挺进哪里,哪里有困难就冲向哪里。退伍后的王於昌扎根基层岗位,用实际行动服务群众,淡泊名利,甘于奉献,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奉献一生。


1998年1月,王於昌同志退休。2009年12月省总工会经查证授予王於昌同志“省劳动模范”称号。晚年的他享受着天伦之乐的生活。


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jpg

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